【凯伽】玻璃瓶

一个奇怪的脑洞。

伽古拉疯了的脑洞。

不,其实应该是我疯了。

OOC属于我


“那里一片漆黑,除了头顶有一盏昏黄的吊灯以外,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发出光亮。”红凯也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和伽古拉像现在这样平和的交流了。即使伽古拉说得话他听得不那么真切又一知半解。

红凯的手指屈起,指尖在桌面敲打着上试图演奏一曲贝多芬的欢乐颂。他们总是这样,各说各话,但又有着不需要言语的默契。只不过最近的红凯觉得伽古拉好像变得有些奇怪。


虽说是有默契的“宿敌”,伽古拉和红凯鲜少坐在一起交流。特别是当他们都将彼此默认为“敌对关系”之后,这种情况就彻底消失了。所以,伽古拉说着高深话语的现在,让红...

19 Oct 2018

【凯伽】灵感汇总

1.他Ta:关于“他”们,也是关于他的故事。交流于书信却未见面的两人,却都彼此动了感情。只不过他们真的可以见面吗?


2.一半:有一类生来只有一半的心脏。他们在人群中搜寻着,努力找寻属于自己的另一半。也许会不匹配,也许会找寻不到。但当和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人相拥抱时,才第一次体会到心脏跳动的的感觉。


 
18 Oct 2018

【凯伽/伽凯无差】悬崖(诱蛾灯番外)

 @52赫兹 的点梗,本渣努力了。

希望不要嫌弃……

不过好像没有完全的体现出来想要的梗?

战士之巅的回忆部分(跟红凯进入的梦境无关,这是当时发生的故事)

顺便今天听了一首歌叫做《我知道是你》感觉歌词很配凯伽啊。


O-50的群峰间吹着风雪,干冷的空气夹杂着雪花砸在脸上,就如同刀刃划开脸颊一般。然而雪花虽然带着潮湿气息却远不及血液来的温热。

伽古拉抬起头看向远处的战士之巅,欧布之光依然在山巅之上俯瞰着群峰之间的一举一动。伽古拉紧盯着山巅上的黄蓝色光芒,心中第一次出现了些许疑惑,那真是他所渴望的力量吗?


今日的行程并不算顺利,他和凯已经在O-50...

17 Oct 2018

【凯伽/伽凯无差】诱蛾灯(原名:天文特征)(六)

灰黑色的雾气在空间内胶着,光屑上下翻飞,时而靠近,时而拉开距离。它们贴着红凯的脸颊划过,留下轻微灼热的触感,还有专注属于伽古拉的气息。红凯抬起手,拇指蹭过那处泛着热感的脸颊,叹了一口气,追上那些汇聚指引他方向的光屑。


“希卡利,机器还有多久强制性关闭?”高斯看着屏幕上模糊得影像,灰黑色覆盖住了整块区域,除了偶尔有星点光屑闪烁片刻,从屏幕前划过。其他的一切都被如同隔绝一般,就连红凯的行踪都变得捉摸不透。在外等待的高斯和希卡利除了感受时间的流逝,绝对给不出任何实质性的建议。

希卡利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被问到时才抬起头看向时钟:“还有7个小时,我在试图解析伽古拉的意识空间。”...

09 Oct 2018

【凯伽(猫化)】快乐养猫进行曲

红凯友情提示:在厕所蹲久了会发现厕所里可以长出猫。

此猫可能会导致便秘,所以是闹肚子必备良猫


第五章 伽古拉是个偷窥狂 


红凯这样评价伽古拉:安静的时候就像是死了,动起来的时候又像是疯了,深仇大恨永远对着玻璃杯发泄,对于新鲜的事物永远三分钟热度。但对于偷窥洗澡和上厕所这两项日常必须活动除外。


红凯第一次发现伽古拉这一新乐趣的时候,还是他每天早上厕所晨读的时候。也许是翻报纸的响声掩盖了伽古拉扒拉开推拉门进入的声响,当红凯感觉到一阵炽热的视线直射自己的时候。伽古拉已经在那里有一些时候了。红凯悄悄放下报纸,就看见伽古拉正一本正经地蹲坐在...

09 Oct 2018

【凯伽(猫化)/微藤(猫化)梦】快乐养猫进行曲

注意,本章OOC严重

特别是微藤梦part(目前藤宫依然是猫形态,所以一切行为与猫的本能靠拢)

本文是沙雕文

为了搞笑而存在

所以,如果不能接受还请直接X

鞠躬

第四章 想要亲眼看到舔蛋蛋的红凯,买了一双鞋


作为一个业余的猫奴,红凯经常会听我梦这样的专业猫奴提起自己养猫的乐趣,比如给猫咪洗澡,比如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比如我梦曾经撞到过藤宫舔自己的蛋蛋。

红凯原本昏昏欲睡,虽然这些都很有趣,但是已经和伽古拉相处了一个月之后,红凯觉得这些已经不能称之为趣事了。


不过,当我梦提到藤宫舔蛋蛋这件事情的时候,红凯还是很快打起了精神,眼睛放出异样...

08 Oct 2018

就是捏了个伽古哈哈,还挺可爱的

08 Oct 2018

买了些东西……咳……蛇心剑已经是遗照了……我太骚操作给掰断了……对不起,跪下了。等有钱再入一个吧……

07 Oct 2018

【凯伽(猫化)】快乐养猫进行曲

OOC都是我的

我就是想写个沙雕文


第三章 伽古拉是一个死傲娇


那一天,从厕所里面红耳赤走出来的红凯,面带微笑,将团成球的伽古拉抱起,然后用力的抛高。伽古拉挣扎着发出一声“喵!”的惨叫,四肢伸直,露出尖锐的指甲,身上长毛炸开,尾巴俨然变成了红凯卫生间马桶旁边马桶刷的样子。

红凯捂嘴笑起来,在伽古拉快要落地的时候接住他,又很快的高抛。这样反复了几次,直到伽古拉再次被红凯接住的时候,蜷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红凯才停止了坏心眼的报复,虽然这样看起来有点幼稚,但是刚才的一切实在是让他想将伽古拉的猫毛拔光。


红凯晃了晃自己的胳膊,看着毛球伽古拉除了发...

05 Oct 2018
1 2 3 4 5 6 7
© 一吱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