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伽/伽凯无差】诱蛾灯(原:天文特征)(四)

“伽古拉的意识世界与梦境世界相连接,如果说伽古拉是在做梦,不如说他在回顾曾经的记忆。不论好坏统统在他陷入沉睡的那刻争先恐后的涌出来,将他原本的意识所淹没。因丘拉斯也就是那一刻趁虚而入,给了伽古拉重创。”站在实验室中的希卡利对着高斯分析伽古拉主意识消失的原因,“好在伽古拉比一般人强大很多,不然现在已经......”

希卡利止住了话题,高斯望向仪器,红凯已经安全通过了伽古拉的意识保护区:“也比想象中的要温柔很多啊,伽古拉。”

 

红凯的情绪也只是停留了片刻,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注意力强行拉回现实中。红凯这才终于认真的打量起伽古拉的意识世界。那是一片几近荒芜的区域,泛着一层灰色,就连空气中的水雾都带着说不出来的灰色调。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红凯不由得转过头看向四周,除了及腰的野草以外不见其他。

只不过红凯的观察很快被周围漂浮的光屑所打断,它们漂浮跳跃着,有些似乎在试图靠近红凯,而有些则是默默地拉开距离。

 

红凯顺着那些逃离的光屑的移动轨迹看去,不远处的空气中,有一块三角形的光碎片上下浮动着。

“好像里面藏着什么重要的信息。”红凯不由自主得抬起脚,向那块碎片靠近,但就在即将碰触到的瞬间,碎片“啪”的一声碎成千万光点,如同烟花坠落,最终统统消失在原处。

“那是......什么?”红凯疑惑着环顾四周,很快在他又在自己的左手侧发现了一枚类似的光碎片。他的指尖小心翼翼得伸过去,碎片像是感知到一般,也贴近红凯的手指,就在两者相接触的瞬间,红凯像是受到什么冲击一样,愣在了原地。

“这是.......”他正被那种类似喜悦的情绪所包裹着,甚至有一些属于伽古拉的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记忆碎片?”

 

红凯望向自己的指尖,触碰瞬间产生的热量还停留在那里。就像现在多出来的属于伽古拉的记忆一样:伽古拉正愉悦的擦拭着凯因为生火而熏黑的手指。被热水浸泡过的毛巾,略带力气擦过自己手指的灼热感。

“伽古拉?”红凯茫然的抬起头,就是刚刚那刻,他好像感受到伽古拉的气息擦过自己,消失在这片旷野中。

不远处还有些零散的记忆碎片悬浮着,它们在红凯靠近时或贴近或跑远。红凯用手指将他们一一点过之后才发现,只有贴近自己的才能被读取,远离的则会自动化为光屑消失殆尽。

 

伽古拉的记忆就这样不断地被红凯所接收。

“你这样会吃亏的!”是伽古拉,他正追着凯的脚步,跟在他的身后对他说教。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啊!”凯背着那个外星的孩子。

伽古拉顿住了脚步,但很快又追了上去。

当这样的记忆从红凯的闹钟冒出来的时候,他自己不自觉得勾起了嘴角,那是一种莫名的满足感,以及一种安心感。红凯抬起手摸向自己的嘴角:“你是这样想得吗?”

 

“......”伽古拉欲言又止,随即又对着御言莞尔,“那家伙才不会背叛任何人。”

这是什么感觉,红凯捂在自己心口,心脏依然有力的跳跃着,却感到呼吸不畅。

“伽古拉,”红凯艰难地抬起腿,跨过一片荒草,“你是被谁背叛了,不是我的话,那又能是谁呢?”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喂!你这家伙!”

“伽古拉,坚持住!不要认输!不要认输啊!伽古拉!”

“别狡辩了!”

 

当红凯将那些能够阅读的记忆碎片消化掉大半后,惊讶地发现,那些记忆大部分都与自己有关。偶尔会有一些愤怒的情绪,但大部分又被喜悦所充斥。不过对伽古拉来说很重要,认真保存在安全区域的零散记忆,就连红凯自己都忘却了大半。

“伽古拉!”红凯在旷野中呐喊,声音飘出去了很远,空空荡荡的旷野甚至不会出现回声,“伽古拉!”

红凯现在心里泛出一种难言的感觉,就连自己也表达不清,可能难过和懊恼要多一些。

在他的认知里,伽古拉的记忆本不该是这样的,自己出现的篇幅也应该再少一些,伽古拉的生命也不该是围绕着自己转的。

 

直到铃铛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红凯才有些惊喜的回过头:“伽古拉?”是伽古拉吗?

但在看清眼前的东西以后,红凯收敛了所有表情。他的眼中甚至透出了些许愤怒,那只粉红色的绵羊,正抖着羊角一派天真。

“因丘拉斯......”红凯的声音压得很低,吐出来的字像扔出来的石头......来不及多做思考,他立刻抬起脚追上去。

因丘拉斯见红凯跟了过来,转身跑了起来。

红凯大步紧跟,却怎么也追赶不上这只顽皮的绵羊:“因丘拉斯!快从伽古拉的梦里滚出去!”

因丘拉斯只是抖抖耳朵,一味向前,直到跑出旷野的时候才停下来。红凯见因丘拉斯停下来,作势要扑过去,但也只是眨眼之间,因丘拉斯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该死!”红凯弯下腰喘着气,直到直起身子,他才发现周围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旷野,而是一片灰黑色的空白区域,连光屑都不见了,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这里是哪里?”

红凯向前伸出手,然后触摸到了像墙壁一般的存在:“这是墙壁?”说着,自己向阻挡物更贴近了一些。贴着墙壁,手掌心缓慢地摩挲在上面,仿佛触摸到了花纹,而且墙壁也不同水泥砖头那般冰凉。于是,红凯曲起手指,叩击在上面,墙壁发出闷响。那是木质材料碰撞时会发出的声音:“伽古拉的意识空间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域?”

也只是思考间,红凯的余光察觉到前面有微弱的光亮。便加快了前进的步伐,直到进入光线所在区域,才发现那里有两扇紧闭的大门。

 

红凯被吸引着抬起手,向前靠近,直到掌心贴在门上:“为什么会有一扇门?”

之前消失的光芒又不知何时聚集到红凯的身边,像是拉扯着他的手臂,引导他推开那扇紧闭的大门。红凯有些犹豫,他借着光线环视四周,面前只有画着奇怪花纹的红色墙壁,以及紧闭得大门。非常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最终红凯还是深吸一口气,向前一大步,用力的推开那扇门。

站在门后迎接他的正是他此时正在找寻的人。


18 Sep 2018
 
评论(10)
 
热度(36)
© 一吱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