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伽/伽凯无差】诱蛾灯(原名:天文特征)(六)

灰黑色的雾气在空间内胶着,光屑上下翻飞,时而靠近,时而拉开距离。它们贴着红凯的脸颊划过,留下轻微灼热的触感,还有专注属于伽古拉的气息。红凯抬起手,拇指蹭过那处泛着热感的脸颊,叹了一口气,追上那些汇聚指引他方向的光屑。

 

“希卡利,机器还有多久强制性关闭?”高斯看着屏幕上模糊得影像,灰黑色覆盖住了整块区域,除了偶尔有星点光屑闪烁片刻,从屏幕前划过。其他的一切都被如同隔绝一般,就连红凯的行踪都变得捉摸不透。在外等待的高斯和希卡利除了感受时间的流逝,绝对给不出任何实质性的建议。

希卡利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被问到时才抬起头看向时钟:“还有7个小时,我在试图解析伽古拉的意识空间。”

那些雾气如同黏稠的胶状物,将记忆储存的地方包裹得严严实实,希卡利的数据几次试图送达,都被雾气阻挡回来。即使隔着屏幕,都可以看到数据碰触到灰色浓雾发出紫色电光,最后燃烧消失的场面。

“不行,”高斯拉住希卡利想要再试一试的手,“这是自我保护机制。”

“他只是一个外星武士而已。”希卡利垂下手,看向躺在实验床上的伽古拉。那个身体上还贴着各种线的伽古拉,如同被包裹在茧里,浸泡进福尔马林中的标本。

“但他是一个武士。”

 

红凯摩挲着木质墙壁,指尖的木质粗糙感刺激着他的回忆神经。

将最小的套娃在手中紧握着,奈绪美的手还交叠在上面:“曾祖母这样告诉我,爱是在紧握的双手中诞生的。”

“她告诫我们不要打开最后一个套娃,那个就像潘多拉的盒子。”

即便如此,最小的那个,最终还是碎成两半。

不过里面承载着的不是灾厄与希望,而是回忆和爱。

 

“你的套娃里又装着什么?”红凯追上那群光屑,“是爱吗?伽古拉,那个被你深藏的究竟是什么?”

光屑围拢靠近,像空气中浮动的细微颗粒一样上下颠簸。直到红凯完全接近的时候,才升高一些。光屑挨挨挤挤得凑在一起,散出金黄色的暖光,灰色的雾气也被那光亮逼退几分。拨开雾气,红凯终于看到那处隐藏着一个山洞。幽暗,略带些潮湿的水汽,那是O-50群峰间风雪的味道。

红凯的喉咙紧了紧:“战士之巅......”

 

光屑被山洞里带出的风雪,吹得摇晃起来,光亮也变得岌岌可危。红凯深吸一口气,终于弯下腰踏入那漆黑不见光影的洞穴中。光屑摇摇晃晃四散拉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的样子。山洞中吹出一阵夹杂着雪花的风,光屑炸开,像烟火一样闪着亮光消失在原处。那处灰暗的区域也随之消失殆尽。

 

红凯在洞中跌跌撞撞地走了一段,才终于看到些许火光,一定是伽古拉在那里。红凯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甚至奔跑起来,洞穴中回荡着鞋底与地面相接触发出的闷响。随着接近,红凯的心脏鼓动着,那跳动的声音震得耳膜生疼。呼吸变得有些艰难,喉咙灼烧着,那是心理上的恶心感。像是被破开了胸膛,眼看着鲜血顺着伤口流干,被迫呼吸那满地的腥臭味。战士之巅是红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翻开回忆的片段。

 

“凯。”伽古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冲击着红凯的耳膜。

“伽古拉!你......”红凯惊喜的抬起头,他喘着气,却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

“你在想什么?”

“我......”红凯试图开口的时候,才注意到另外一个声音与他的重叠着。那个也属于他自己的声音人——凯,正坐在一堆篝火旁踟蹰着。

 

面前的伽古拉还是武士的模样,这样的伽古拉已经是千年甚至是万年前的事情了。那些模模糊糊地记忆开始慢慢苏醒、清晰,逐渐地拼凑成眼前的画面。

伽古拉总是梳着马尾,穿着一身黑色的软铠,面上鲜有表情,额前的刘海甚至将眼睛都遮去一只。

凯与伽古拉初识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碰到了一个行走的人型机器。好在伽古拉的声音还有些许起伏,也就是那时,凯学习到了从声音中分辨情绪的本领,可这个本领在伽农的任务结束后就荒废掉了。

 

伽古拉斯·伽古拉——即使他说话的语调没有变,语气也没有变,但是凯却再也听不出来里面隐藏着什么样的情绪。就算说得再动听,声音再舒适,那也只是平平无奇的词句组合。

直到时间流逝,太多苦痛回忆相纠缠。伽古拉终于不再用原先那副语气讲话的时候,红凯才发现,他再也不能说自己懂伽古拉了。他连他话中的情绪都听不出了,那不是刻意为之的听不懂,而是真真切切的不了解。

 

红凯蹭着地面,缓慢向前挪动,最后他找了略微靠近篝火的地方坐下时,这才看到那时还很天真的自己,正抖着嘴唇,试图诉说自己现在的苦恼:“我觉得欧布之光一定会选择你,伽古拉。”

背对着篝火的伽古拉惊诧得回过头,微微张了张嘴,但并没有讲什么安慰的话。

“你不要想太多,那是欧布之光的抉择,不是你,也不是我。”伽古拉依旧皱着眉,声音显得有些干涩。从孩童时代起,伽古拉就被灌输着弱者死强者生的思想,即便他是个好心人,也依然对安慰别人这种事情显得格外笨拙。

 

红凯看着有些笨拙的伽古拉,回忆在不经意间就开始争先恐后的侵蚀他的大脑。伽古拉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是第一个冲上去;伽古拉喜欢远离人群的地方;伽古拉偶尔会笑,但是嘴角上扬的幅度很小;伽古拉很关心他。

“关心吗......”红凯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人,他感到茫然,甚至是有些无措。伽古拉不需要关心任何人,伽古拉不应该关心任何人,那些情感对伽古拉来说只是招来灾祸。家族的武士,怎可能做一个有血有肉的善良人。

 

红凯这样想着,以至于那个过去的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虚幻起来。直到伽古拉终于向前走了几步,才终于回过神,目光追随着伽古拉的背影而去,直挺也寂寥。而那个傻乎乎的自己只是垂着头,最后吹奏起口琴。伽古拉则是靠坐在一块山石上,抱着蛇心剑闭目养神。直到红凯的目光移开,伽古拉猛然睁开眼睛,盯向红凯所坐的那处。

口琴声悠扬,伴随着难得放晴的O-50群峰的星空,总有种难以言喻的孤独。


09 Oct 2018
 
评论(3)
 
热度(34)
© 一吱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