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长岭x徐行良】无题

梅花山上梅花开,
梅花树下等人还。
“梅花山上的梅花都开了,我想这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徐行良拍了拍梅花树的树干,“我要离开南京了,可能再也不回来了,所以过来道个别。”
似乎有一阵风吹过,徐行良看着几片花瓣落下,竟低头笑了:“别生气,我还不是一个人每年都傻乎乎的来这里等着?十年了,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是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响声,风更猛烈了,声音也更大了。
“本来以为难过这种心思,经历了十年也该减轻一点了。”徐行良嗫嚅着,“但是好像每次来这里,都觉得难过加剧一分。”
风小了一些,徐行良摸了摸树干:“大英雄,梅花今年也为你盛开。”
“居然会问这么可笑的问题,”徐行良的手终于离开了树干,顺势解下自己的围巾,绑在稍粗的枝干上,“结束了,什么都不剩了。”
风吹得更缓了,寒冬的风,吹在徐行良的脸上竟有春风拂面的感觉。
徐行良抬起头,看着面前开得最盛的梅花树:“自我折磨到此结束,就此别过。”
没像往常一样抚摸树干眺望远方,徐行良说完转身就走,脚步拖得很长,却没有回头。
风停了。
那一年,梅花山上开的最盛的梅花树竟最先落了所有的花。
隔年春,树被移走了。
那年冬天前来赏花的人都问那棵开得最盛的梅花树呢?
护林员摇摇头:“上个冬天竟然死了,再也救不活了。”

21 May 2018
 
评论
 
热度(4)
© 一吱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