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古拉x宇津木】绝对“正义”

我在努力调整表达方式。总觉得有些地方处理的不够恰当。尽量让文章符合逻辑也不显得那么幼稚。
——————————————————————
第一章 Black Cotton(下)

约定时间到达之前,宇津木破天荒的从黑暗中钻出来,给自己选了一套看起来明亮又无害的衣服。米黄色的外套,蓝色条纹围巾,再加上牛仔裤,不戴眼镜的宇津木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迷失在黑暗森林中的小鹿。
“哦呀,还真是意外的合适呢~”伽古拉围着宇津木打量了一圈,甚至伸出手捏了一把他的屁股,“重头戏要来了。”
宇津木拍开那只手,眉头一挑,无辜的表情瞬间凌厉了不少:“你最好速度快一点,不要拖我后腿。”
一团黑雾在空气中散开,极细的一缕缠绕在宇津木的小指,但伽古拉的声音没有完全消散,略显愉悦得钻进宇津木的耳朵里:“当然,好戏开场了,让我们配合着做个完美收尾吧~宇津木。”

午夜的上野公园显得特别安静,除了寒风吹得树枝打晃,只剩下几声若有似无的“惨叫”——来自猫头鹰。
山本宽比预定的时间早到了很多,他坐在黑色车里吸着烟,橙红色的火光忽明忽暗,如同夜湖中的一抹桔灯,烟雾顺着车窗缝隙四散开,惹得夜幕掺杂上白色,而显得更加扭曲起来。

Black Cotton内部灯火通明,唯独一处被藏在黑暗里,那是他们的秘密之地。一团黑雾仿佛拥有生命一般从黑暗里,编织出巨网像四周的光明之处涌去……
“嘶,为我说小鸟,你有没有感觉温度有点低啊?”黑衣男子坐在沙发里,转头看向旁边的人。
“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被称作小鸟的人突然警觉,摸上腰间的手枪,“你小心。”
“喂,我说你是不是太神经过敏了?”话音刚落,紧接着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小鸟站起来冲向门边。

山本宽等得已经有点不耐烦了,手指在密码箱上无聊的拨弄着,一边思考如何最快的在得到信息后将人杀死,公园还是那么的安静,仿佛听不到生命的存在,除了死寂,偶尔传出来得鸟叫,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但很快这种平静被杂乱的脚步声惊扰,预定的地点突然有人出现在那里。似乎还带着些许惊恐与寒冷感。他在左顾右盼,像是等待什么人,白色的哈气透过双唇裹住那人的双手,看起来像是一只惊慌失措,误闯死地的小鹿。山本宽这样想着,拨弄箱子的手一顿:“终于来了,还真是一只可爱的猎物。”打开车门前。山本宽熄灭了今夜的最后一支烟。

小鸟打开门的瞬间,一股腥味直冲鼻腔,对于行走在刀尖上的人在熟悉不过了,那是血的味道。走廊已经不再明亮,黑暗完全将其包裹,变得幽深狭长,像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四处透露着死亡的气息。很快,有什么声音打破了寂静,从黑暗最深处传来。那是皮鞋鞋跟踏在地板上的沉重声响,每靠近一点都暗示着死亡在接近。除了叩击地面的声音,几乎凝结的空气里随着声音振动传来有些缥缈的哼唱,打着节奏的是金属划出的刺耳噪音:“Moshi, Moshi Ano-ne……①”
小鸟发誓,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气息离自己如此近,就连常听的童谣都蒙上一层死亡的阴影。就在那双鞋离自己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小鸟颤抖着扣动扳机,耳边是火药爆炸的声音,还掺杂着熟悉的惨叫。小鸟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那是……那是村上的声音!坐在自己身后村上的声音!那么……现在在自己身边的人……是谁?

宇津木跺着脚来驱散些许寒意,他的嘴角微微勾起,那是一个几不可见的不明笑意——他的猎物上钩了。
山本宽大步走过去,看到如此弱小的男人心里突然升出一点怜悯,大概这个傻小子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已经将自己推向死亡的边缘。
“喂,是你吧?前面那个小子!”山本宽在还有五米的距离停下来,因为这里有一个长椅。
听到声音的人如同受惊一般,抬起头,错愕的微张着嘴巴,但很快又回过神,摇摇头又点点头,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
“你,过来。”山本宽扬了扬带钱的箱子。
宇津木看着箱子眉头小幅度皱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到惊恐状。终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抱着他手中的文件夹缓慢靠近。
山本宽看着这样的男人突然有点想笑,果然为了钱财凑过来的人都是傻子。
宇津木的内心一阵狂笑,但表面依然是楚楚可怜的接头人,他站在山本宽面前,试探着开口:“先生……我是……我……资料。”
山本宽没有接话,而是直接打开装钱的箱子,然后看到那个男人吃惊的吞咽口水,然后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抬起头望着他。确实很像小鹿,山本宽心里想着,只可惜,不久这只小鹿的眼睛也要消散那最后一点光芒了。

“很惊讶?”小鸟举着枪迅速转身,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就站在他身后正举着双手。
小鸟颤抖着开枪,并没有听到惨叫,因为很快他就觉自己的脖子一凉,然后是热血喷溅出来的声音,他所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表情只有惊恐。
“还真是脆弱呐~呵呵呵呵”伽古拉笑着有一次消失在空气中。
不过是十几分钟的时间,Black Cotton内的光芒消失了大半,惨叫声几乎都在即将发出时被扼杀。黑暗中除了黑色就是血液的深红,直到整个楼被黑暗所覆盖,被鲜血所包围时,伽古拉才从杀戮中满足的离开,并在楼外用鲜血画上Judge的名字,非常醒目,因为那是布满了整栋楼的标志。

“你要的钱都在这里。”山本宽将箱子合上丢在接头人面前,他看着那个人慌张的不知所措,然后看着他颤抖着双手讲文件递上去,然而就在接过文件的一瞬间,山本宽看到原本的鹿,化身为狼,扑上去,露出来本来面目。
“你骗我?!”山本宽一只手拔出腰间的枪,指向宇津木。
宇津木撇撇嘴巴,拉着他的胳膊一拽扭转了局面,他躲在了山本宽的身后,另一只手正架着他的胳膊:“是我表演得太真实迷惑你了?你一定在想,这么弱小的男人居然敢为了钱做这种事情吧?山本宽?”
“你……”山本宽打量着周围环境,考虑着一枪射穿身后男人腿并且快速击杀他的概率。
宇津木笑了笑,恶意的在山本宽耳边低语:“你难道就没有注意到照片上的人是谁?亏我还穿了同样的衣服。”
山本宽惊讶的瞪大眼睛,脑海中浮现出照片的样子,那个模糊的背影分明就是那个男人:“Judge……”
宇津木笑起来:“你没用了,所以死吧。”
随着电流的滋滋声响起,山本宽挣扎着朝后面开了一枪,子弹虽然没有打在宇津木腿上,却划破了他的皮肤。吃痛的宇津木松了力气,反而被山本宽压倒在地,电击枪也从手中滑落到一旁。现在被枪指着脑袋命悬一线的主人公换了。
宇津木愤恨的咬着牙齿,血液顺着腿流下来,染红了他的牛仔裤,他的眼睛里一片漆黑,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情绪杂糅在一起,但是真实的疼痛让他异常愤怒:“好戏也看够了,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山本宽尚未扣动扳机的手一抖,警觉得望向四周,很快他就感觉到了危险靠近。
“诶呀诶呀,真狼狈呀,宇津木。”戏谑得男声在山本宽耳边炸响,他迅速抬手向着声音出开了一枪,“真是不友好,跟宇津木一样。像只炸毛狗一样,呵呵呵。”
宇津木翻了个白眼,就在山本宽发愣时,一下子将他掀翻在地,滚了一圈拿到了自己的电击枪。山本宽反应过来向着宇津木开了两枪,但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宇津木笑着靠近山本宽,在他面前蹲下,子弹现在对他来说完全没有威胁,因为有伽古拉。
山本宽终于失去了冷静,他试图蹭着地面后退,被宇津木一把擒住衣领:“永别了,为期一周的新首领。”
那是山本宽陷入黑暗前恶魔的耳语,但是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血液的温度终于让蹲在地上的宇津木苍白了脸色:“喂,伽古拉,扶我起来。”
伽古拉站在宇津木身旁,看着他倚靠在自己的小腿上:“真狼狈啊,像丧家犬一样。”
“才不是,把钱记得带上。”
伽古拉居然认命一般直接把人扛起来,打了个响指消失在上野公园。连同他们一起消失的还有血迹和钱箱。

“昨晚Black Cotton总部被血洗,大楼外留下醒目的Judge字眼,”宇津木呲牙咧嘴的听着电视新闻,“今晨上野公园发现了新首领【山本宽】的尸体,死因正在排查中,目前警方怀疑是【Judge】所为……”
“居然这么浮夸。”看着大楼外的Judge字眼宇津木摸摸下巴,“不过……是你的风格。”
伽古拉勾起嘴唇:“这不就是你想要的,Judge。”

宇津木和伽古拉对视一眼,发出了无声的狂笑。

——————————————————————

①Moshi, Moshi Ano-ne:Walter Kaner一首在二战时期,名为《もしもし、あのね》(Moshi, Moshi Ano-ne)的歌,和《伦敦桥要倒了》相同的旋律很受日本的孩童和美国大兵欢迎,以至于美国陆军的报纸《Stars and Stripes》把这首歌称作“日本占领主题曲”

03 Jul 2018
 
评论(3)
 
热度(9)
© 一吱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