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伽♀性转】第三人称(一)

OOC预警,OOC都是我的!
想尝试一下比较平淡的描述
小车会有的
虐也会有的
HE是一定的
——————————————————————
“你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对吗?”红凯将烤好的吐司放到伽古拉面前,“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伽古拉将散落在额前的碎发随意撩在耳后,拿起吐司,用沉默回答了红凯的话。红凯倒也不急不恼,他只是拉开座椅坐下来,双手交叠着,看着面前优雅吃着吐司的女性。
伽古拉终于抬了抬眼睛,将咬了几口的吐司放下,冷冷清清开口:“是你想太多了。”
“伽古拉……”红凯长叹一声,“你真的爱我吗?”
伽古拉垂着眼眸,红唇抿了一下,随即化为一个浅笑:“是啊,当然真的爱你。”
红凯没再继续说下去,他站起来将伽古拉面前的盘子撤下去。
过于简单又无趣的早餐终于画下了句号。

黑暗女武神和她的光之战士,经历了重重困难,在相对平安无事的度过第一百个年头的时候,终于出现了情感危机。

伽古拉本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作为一个以战力闻名全宇宙的第一位女性,她从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即便是她拥有美貌,拥有财富,拥有智慧,对于其他宇宙人眼里,始终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存在。
但最终这一枝独秀的玫瑰还是被一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傻小子所采撷。

“伽古拉,让我来保护你吧!”爬上O-50山巅,获得光之力量的红凯对着伽古拉这样说。
伽古拉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化作黑雾消失在山巅之上,甚至没留下一丝嘲笑。
隔天光之战士的笨拙告白就变成了全宇宙的第一笑柄。
“真是个傻小子,黑暗女武神哪里那么好追?”
“属性不一样也能谈恋爱?哈哈哈”
“真是个蠢蛋,伽古拉连嘲笑都没有就走了,完全不屑一顾嘛!”
事实证明最后红凯还是得到了伽古拉的芳心,并且安稳的度过了一百个年头,直到最近,他们之间才出现了问题。

“伽古拉,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对?”红凯第一次问伽古拉这个问题的时候,伽古拉正坐在床上涂着指甲油。
闻声的伽古拉手抖了一下,将甲油涂到外面:“和往常一样,没什么不同。”
红凯走上前,跪坐到床上,手掌心托起伽古拉纤细洁白的右脚,拿过床头的纸巾将多余的甲油拭去,然后拿过她手中的指甲油,为她耐心的涂满每一个脚趾:“但我总觉得有些东西变得不太一样了。”
伽古拉看向低着头的红凯,看着他微微颤动的眼睫,突然伸出手臂将他揽入怀中,安慰似的轻抚他的头发,却一语不发。
红凯愣了一下,继而轻轻一推将伽古拉压倒在床上,嘴唇划过她的脸颊和下颚,最终贴上颈项,留下一个红艳的吻痕。伽古拉仰起头,嘴唇微张发出喘息声。那声音最终随着贴在肌肤之上的唇齿移动而显得越发明显。
那一天,红凯的问题也随着一番云雨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红凯第二次发出同样的疑惑时,伽古拉正在同红凯做日常的训练。伽古拉将蛇心剑的剑鞘甩在地上,举剑向红凯冲过去。
“伽古拉……”红凯看着刺向自己的剑,竟没有像往常一样挥刀抵挡,只是闭上眼睛,等待着被刺穿。
剑却在距离眉心一公分处停下了,伽古拉将蛇心剑收起,漆黑的眸子里闪动着些许不满。但最终只是丢下一句:“你心不静,下次再练。”转身就走。
红凯睁开眼睛冲过去,将伽古拉抱在怀里。红凯的鼻尖擦过伽古拉的后颈,最终埋进她的颈窝,她是那么的柔软又充满力量。另人沉迷,又令人绝望。
红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患得患失,也许是从得到她的时候,又也许是发现自己并不能超越她的时候。
伽古拉就像是毒蛇将他缠绕,又像是做爱时被扼住脖子,大脑空白而产生的瞬间高潮。欲罢不能却心有余悸。

当红凯第三次开口时,伽古拉终于开口了:“你想太多了。”
显然那不是一个值得令红凯安心的回答,伽古拉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和红凯已经经历太多,回归于平淡生活是对她来说的理想状态。伽古拉不明白凯对现在的平淡有何不满。
最终红凯只是问了一个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的问题:“你爱我吗?”
伽古拉盯着那片吐司,想到了第一次为她烤吐司,却端出两片黑炭一般吐司的凯。她微微一笑,给了红凯最确切的答案:“是啊,当然真的爱你。”
可惜红凯会错了意,他只是无声的收掉盘子,连同自己的耐心一起。

冷战爆发的有点突然,对于红凯来说是他单方面对伽古拉的冷战。但伽古拉本就沉默寡言,两个人有时候一天说不上两句话,或者只有红凯一个人滔滔不绝的情况时有发生。伽古拉将自己陷在沙发里,观看着最新的新闻。红凯坐在远处的椅子上描摹着伽古拉的侧脸。作为一个女性,伽古拉的鼻梁很好看,额头饱满,嘴唇会在放松时无意识的微微撅起,看起来无害又可爱。也许是电视节目过于无聊,又或者是红凯的视线过于强烈,伽古拉顺着视线望回去:“怎么了,凯?”
声音还是那样的冷淡又不带有起伏,红凯深深地望了一眼伽古拉,转身去了厨房,却未做回答。
伽古拉疑惑得歪头,又将注意力放回到电视节目之中,直到红凯再次出现在客厅时,才开口:“你在闹别扭吗?”

红凯张张嘴巴,又很快闭紧,摇了摇头,将水果碟放在伽古拉的面前。伽古拉之前将水果向内推了推:“为什么不说话?”
“没有……”红凯闷声开口,“我只是不太想说话。”
单方面冷战只进行了半个小时就被伽古拉的询问打破了。
伽古拉拿起一块西瓜塞进红凯的嘴里,然后丢掉牙签,踮起脚尖吻了上去。舌尖扫过红凯的嘴唇,牙齿,还有口中尚未咀嚼的西瓜。
很快伽古拉结束了这个吻:“你看起来有些害怕。”
红凯将混着伽古拉唾液的西瓜咬碎咽了下去:“我想要你。”

21 Jul 2018
 
评论
 
热度(21)
© 一吱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