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伽♀性转】第三人称(三)

天光微亮,倒在床上的伽古拉轻巧起身,离开被体温包裹的软被。所以,当红凯迷糊之中试图去拥抱床上的另一半时,自然而然的只摸到冷掉的床面。他坐起来,对着空荡的房间呼唤她的名字:“伽古拉?”
但回答他的是瓷杯底落在床头柜上的响声。
红凯闻声回头,看到伽古拉正端着杯子靠着墙面,穿着他的衬衣,眼眸里带着笑意。
“你去哪里了?”红凯擦了一把自己的脸,“我以为……”
伽古拉微微弯腰,凑近红凯:“要喝一杯黎明前的咖啡吗?”

红凯接过递过来的杯子,轻抿了一口,用双手捧住瓷杯:“伽古拉,你不觉得很无趣吗?我是说这样重复的生活。”
伽古拉歪过头,几缕发丝垂落在胸前:“不,我觉得很好。”
红凯捏起伽古拉的一缕红发,在上面印了一个吻,然后抬起他那看起来带着纯真的眼里:“伽古拉……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像是预料到一般,伽古拉既没有惊讶,也没有反对,她只是抱住红凯摸摸他的头发:“嗯……你现在自由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红凯急促地将瓷杯放回到床头柜上,杯底碰撞发出响声,黑咖啡也洒落些许,散开在白色的桌面上。
但是伽古拉已经在红凯开口之前消失在房间里——如同散去的黑雾:“再见了,凯。”

伽古拉是高傲的人,她厌烦那些叽喳抱团在一起的女人,也讨厌那些无故献殷勤的男人。她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也不需要融入任何圈子。因此,伽古拉也是孤独的。站在战士之巅的黑暗女武神曾经注视着欧布之光,和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即使欧布之光并不会回应她。
“那边的大光圈,”伽古拉将蛇心剑插在地上,自己则盘腿坐在欧布之光的前面,“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吗?”
欧布之光闪烁着柔和光芒,像是在无声应和。
伽古拉托着自己的下巴,拨弄了一下挡住左眼的刘海:“最近有一个傻小子过来了,看起来很符合你的要求。”
欧布之光的光芒似乎跃动起来,对伽古拉的话表示出了些许兴趣。
伽古拉微微抬起手臂,做出靠近光芒的动作:“如果我抢在他前面拿到力量的话……”
欧布之光抖动了一下,伽古拉便发出愉悦的笑声,她收回手臂:“骗你的,我对你的力量一点也不感兴趣。”

欧布之光和伽古拉聊天的第三天,终于有一个人跌跌撞撞的攀上山峰。那个人就是凯,伽古拉站在欧布之光的旁边,手指靠近光芒:“来了哦~”
凯真正开始打量周围环境时,才发觉已经有人先他一步站在山巅之上了。那个身影携着风雪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然后凯发现那是一位女性,看起来高高在上,冷傲又孤独。
“那个……”红凯踟蹰着向前迈了一步,“你也是来接受力量的人吗?”
伽古拉突然起了逗弄心思,她微微一笑,将手伸进欧布之光里。光芒迅速将她的手臂包裹,只不过伽古拉摸了一把欧布圣剑,就离开了:“看起来拒绝我了。”
凯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性,那不是欧布之光拒绝了她,分明是她放弃了欧布之光:“你不想要吗?”
“什么?”伽古拉眨眨眼睛。
“光之力量……”红凯注视着欧布之光,慢慢靠近,“可以保护全宇宙的光之力量。”
伽古拉抱着自己的蛇心剑,看着面前帅气,但又一派天真的男人:“我的力量足够保护我自己,和我想守护的人就够了。”

红凯坐在床上又想起他们的初次见面。那时的伽古拉更加顽皮一些,似乎总是在乐此不疲的逗弄他,甚至更倾向于激怒他。但就现在而言,伽古拉的转变太过明显,从一开始的挑衅到现在的冷漠甚至于无动于衷,也不过百年时间。红凯自认为自己依然是以前的自己,只不过他不明白,很早以前,他就不再是曾经那个天真模样的凯了。
最后的房间里只留下一声轻叹息和有些忸怩的关门声,红凯将寂寞和伽古拉都留在了房间里。

红凯离开的时候,伽古拉才再次出现在房间里,她赤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越过窗帘,透过玻璃,视线停留在红凯的脊背之上。女武神最终也没用表达任何挽留之意,就像她当初决定和红凯在一起时一样干脆。

要说是否孤独,红凯摇摇头,他曾经是个浪客,走遍大街小巷,穿过丛林溪水,一路上总有笑声陪伴。无论是温柔的人类女性娜塔莎,还是令他着迷的黑暗女武神,生命中似乎总是有人在他的世界里上一个完美的休止符,打破那些所谓的孤寂。
伽古拉生来孤独,以至于不能明白什么叫做孤独。也许可以跟欧布之光聊天的女人称不上孤独,但伽古拉从不合群。
“我很讨厌麻烦别人,也讨厌麻烦的人。”伽古拉曾经这样对红凯说。红凯只是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伽古拉的孤独是发自内心的,以至于当她拥有蛇心剑的时候,就把它当做了终身信赖的伙伴,红凯亦如此。所以伽古拉不太懂得该如何与人相处,特别是自己不想失去的人。顾虑得多了,行为表达反而变得越来越冷淡。最终结果那就是所爱之人想要逃离。
脱离孤独的伽古拉,再次陷入孤独,无边又寒冷。

红凯停下脚步,回头望向窗子,看到摆动的窗帘。他压下自己的帽檐:“再见了。”
迎着朝阳的身影,和融入黑暗的影子所重合,孤独的人,始终不止是一个。

25 Jul 2018
 
评论(2)
 
热度(16)
© 一吱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