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伽♀性转】第三人称(四)


当红凯破天荒的在黑星咖啡馆点了一杯黑咖啡时,伽古拉正靠在阳台上欣赏第九十二次的日落。
此时距离两人分离已是三个月。
伽古拉的掌心总是会无意识的抚摸向自己的小腹,一个月前胃部突然出现不适感,随着时间推移反而有曾无减。直到前几天混天黑地的呕吐,居然是因为一杯咖啡引起的时候,伽古拉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身体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她怀孕了。

红凯不是个无情的人,他总是会偷偷折返回伽古拉的住处,站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偷窥自己心爱的人是如何欣赏日落的。在红凯的眼里,伽古拉依然那么的孤寂,即使是和落日余晖融合在一起,她依然寒冷,不得温度。
只不过最近,红凯发现,伽古拉好像有了些变化,她脸上开始出现一些其他的表情。黑暗女武神不再是冷漠,一成不变的。她会露出极浅的微笑,带着红凯从没见过的温柔。也不是属于他的温柔,这让他内心警铃大震。他不曾参与的三个月里,伽古拉发生了什么改变?

“你今天看起来不太开心,”布莱克指挥官擦着玻璃杯,“已经好久没听你提起过伽古拉了,她最近怎么样?”
红凯的目光从平静的咖啡中拔出来,看向布莱克指挥官的表情有些茫然,但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不知道……”
“你不是天天和伽古拉腻在一起吗?”
“没有……”
“吵架了?”
“不……”
布莱克指挥官将杯子和擦杯布都丢在一边,一脸正经的看向红凯:“难道分手了?”
这一次红凯没有回答,他只是端起杯子,将咖啡一饮而尽。丝毫没有品尝,任由苦涩在舌尖炸开,只能衬托出更多内心的苦涩。

布莱克指挥官一脸了然,当然,这件事不久也会传遍宇宙人的耳朵。之前不少伽古拉的追求者也会变得更加跃跃欲试。光之战士和黑暗女武神的恋情终于画上句号,大概会有一半的宇宙人大放烟花,以示庆祝。
“我们不是分手,”红凯将空杯子放在吧台上,“只是分开一段时间。”
“哦~”布莱克指挥官拉长了声音,“谁先提出来的?”
“是我。”

距离上一次登上战士之巅,时间已过百年。伽古拉透过风雪看向欧布之光,终于开口说出三月以来的第一句话:“那边的大光圈,我回来了。”
伽古拉的声音有些沙哑,她穿得比以前要多,黑色的披肩将她包裹起来。
欧布之光像是有些惊讶,闪动了两下,然后伽古拉第一次听到欧布之光的声音:“好久不见,伽古拉。”
伽古拉点点头,但丝毫不惊诧,毕竟她可是拒绝了欧布之光两次的女人。

说起来也算一个有趣的故事。
伽古拉蛇心流剑法略有所成的时候,师傅让她去外面闯荡一番。还是个小姑娘的伽古拉将蛇心剑绑在身上,穿上自己的皮衣转身就走。
在独自闯荡的第三十五天的晚上,伽古拉来到O-50群峰,看到不远处的山巅上闪烁着光芒。
“那是什么?”伽古拉捏紧手中的蛇心剑,“我能感受到,那里蕴藏着强大的力量。”
也许是命运,在第四十天的时候,伽古拉终于登顶战士之巅,并且见到了那光芒的真面目——一个蓝黄色的大光圈。
也许是那光芒太过于有吸引力,驱使伽古拉向它靠近,又鬼使神差的伸出手……直到伽古拉摸到光圈中的一柄小剑时,才一个机灵清醒过来。她急促的收回手,嘴里念念有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有蛇心剑就够了。”
这是欧布之光第一次被人拒绝,还是被一个小姑娘拒绝。

欧布之光有些惊诧,还有些尴尬,于是抖了抖,决定不管这个小姑娘跟他讲什么都不去理她。伽古拉敏锐的发现了面前的大光圈似乎散发出一些情绪,于是她伸出手摸了摸那外围的蓝光:“你看起来也很寂寞。”
欧布之光只是闪动着,他还在生气。
伽古拉收回手,找了个相对平整的空地坐下来,正好面对着欧布之光:“你也有情绪?”
不过,回答伽古拉的只有偶尔闪动的光芒。
伽古拉当然不是一个聒噪的女孩儿,她虽然喜欢叙述故事,但都很简短。能一句话概括的事情,绝对不会多浪费半句话做夸张修饰。
所以当伽古拉说出:“我没有朋友。”的时候,欧布之光没有听到后面他想象中的长篇大论,或者悲惨经历。这句话说得太过于理所当然,仿佛像是问候:“今天依然在下雪”一样稀松平常。

“我怀孕了。”就像现在,当伽古拉对欧布之光这样说得时候,欧布之光一时不知该做何回答,毕竟他一直只是一个故事的倾听者。
“请不要告诉凯。”这可能是伽古拉生平第一次请求。
“为什么?”
伽古拉罕见的保持了沉默。
“谁的孩子?”
“凯。”
欧布之光没再继续追问,反而换了一个问题:“最近还是一个人吗?”
“不是了,”伽古拉垂眸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怎么可能还是一个人。”

红凯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空荡荡的,伽古拉并不在家中。在红凯的意识中,伽古拉不太喜欢出门,她更喜欢窝在家里,但有时候也会突发奇想的消失几个小时,但终究还是会很快回到家中。
在分开的第三个月又十天,浪人红凯突然意识到自己最终的归宿是哪里。
只不过这一次红凯并没有等到伽古拉。
时间流逝的飞快,一周过去,红凯依然独守空房。

“你不回去吗?”欧布之光这样问伽古拉,“这里对你的身体并不好。”
伽古拉摇摇头,给了欧布之光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他在那里。”
不用问都知道说得是谁,欧布之光只是不太明白两个人的矛盾点在哪里。
“我不是玫瑰花,他也不是狐狸。①”伽古拉说得话意味深长,欧布之光只是闪烁了几下光芒。但伽古拉没有再继续进行对话的打算,她裹紧披肩,闭上了眼睛。

①这里借用《小王子》的梗:意思是,伽古拉不是只有四根刺保护自己,任性独活在B612星球上的玫瑰花,红凯也不是被驯养的狐狸,他不会为了分别而伤心落泪。他们的分离也不是偶然,只不过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

31 Jul 2018
 
评论(6)
 
热度(19)
© 一吱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