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伽♀性转】第三人称(完结)

请配合歌曲《第三人称》——Hush!食用更加
终于比比完了……
临飞机起飞前更新。
后面会有番外的。

伽古拉和红凯回到家,打开房门的瞬间,屋子里传出了一股寒意。伽古拉推开门,踏进房子,红凯跟在她的身后,隔了一步远,像是踩着伽古拉的脚印在前进。
“你就这样一个人待了十多天?”伽古拉终于在客厅的沙发前停下脚步,她回过头,望向红凯,“什么都不做只是在家里等待的十多天?”
红凯像是鼓起勇气一般,终于从伽古拉的影子里走出来,他伸出手臂抱住她,抚摸她的头发,还轻轻拍打着伽古拉的后背:“我在体验。”
还没等伽古拉疑惑,红凯就凑近她的耳朵,在耳后印了一个吻:“我和伽古拉是一样的,都是寂寞的人。”
伽古拉愣了一下,红凯捧起她的脸颊,与她额头相抵:“我在体验伽古拉的感受,一个人的感受。”

伽古拉听到红凯这样说,心里有些不舒服:“那不是你该体验的东西。”
红凯摇摇头,松开抱着伽古拉的手,转而牵起伽古拉:“伽古拉,你爱我吗?”
面对早已心知肚明的问题,伽古拉这一次没有回答,她只是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红凯拉着伽古拉走进卧室,带她坐在床上:“我第一次感到孤独,是一个人躺在这里的时候。”
“嗯……”伽古拉像是想到了什么,她轻哼了一声,又一次小心的抚摸着肚子。

三个月前,开始出现妊娠反应的伽古拉,坐在床上,脸色苍白。胃酸翻涌着,像是掀起了海浪。伽古拉思考着自己吃了些什么,忽而又意识到,自从红凯离开后,自己并没有吃过东西。“大概是饥饿吧……”伽古拉翻身下床,忍着反胃感给自己烤了一块吐司。当咬下第一口吐司的时候,伽古拉终于忍不住冲向水池吐了出来。她的胃空空荡荡,最终也只是吐出了一些液体。伽古拉,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凯,我需要一杯温水。”
但没有人回答她。
两个人分开的第二十天,伽古拉终于感觉到自己重新变回了一个人。

“我听到房间里有声音,”红凯捏着伽古拉的手心,“我以为是你回来了。”
伽古拉眨眨眼睛,红凯继续说下去:“伽古拉从来没有离开家那么久。每次我回来的时候你都在我的身边。”
“我躺在床上,看着吊灯,它们都暗着,”红凯叹了一口气,“就连要暗下去的荧光都让我想到你。”
伽古拉抽出自己的手:“我还以为你根本不会感受到孤身一人的滋味。”
红凯笑起来:“后来发现,如果没有伽古拉的话,跟谁在一起我都是孤身一人。”

“凯……”伽古拉犹豫了一会儿,突然叫出红凯的名字,“有件事情……”
红凯歪起头:“伽古拉先告诉我为什么要去森林。”
“我……”伽古拉沉默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塞进红凯的手里,“这是你的……东西吧。”
红凯低下头,瞳孔微缩,那是一枚项链,红凯曾经以为自己再也找不到了:“这是……”
“我藏起来的……”伽古拉看着项链,“你的任何一件东西似乎都比我更重要。”
“伽古拉……”
伽古拉别扭的别过头,她的脸颊和耳根都泛着红色:“我跟你也没有什么难忘的过往,连礼物都没有互送过……倒是你和那个人,还留了照片。”
“伽古拉……”
“我也会嫉妒,”伽古拉难得坦诚一些,大部分的时候她从来都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伽古拉从没想过试图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们都不再是小孩子了,凯。”
红凯抱住伽古拉,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伽古拉……抱歉,我太任性了。”
“还有,”伽古拉深吸了一口气,推开红凯,目光却比之前更加柔和,“我们之间存在更有意义的东西,我也不是孤独的人,你明白吗?”
红凯望着伽古拉的眼睛,那双温柔的眼睛他曾躲在远处的时候看到过。
伽古拉拉过红凯的手,将它放在自己微微凸起一些的小腹上:“这可能是我们之间产生出的最棒的羁绊和联系。”
红凯瞪大眼睛,他的手好像在颤抖,伽古拉的掌心覆在上面:“你要做爸爸了。”

这个消息从伽古拉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远比从欧布嘴里得知要震惊的多,红凯一时丧失了所有的反应。伽古拉只是莞尔,然后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从这里看夕阳很美,我站在这里欣赏了九十二次日落,即便是孤身一人,也不会改变这个实时。”
红凯终于反应过来,他快步走到伽古拉背后,抱住她:“伽古拉看日落的样子也很美,我一直都在,你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人。”
秋天的风有些凉,透过窗卷起伽古拉的几缕发丝,但是红凯的怀抱却很温暖,如同冬天里被炉,甚至让人产生了点困倦之意。

“我饿了,”伽古拉小声的喃喃,“还有一点困。”
之前略显严肃的气氛终于被打破了,红凯笑了起来,他的手穿过伽古拉的头发,帮她将脸颊侧的发丝挽在耳后:“我的厨艺可不怎么好。”
“但是我饿了。”伽古拉转过身子,抱住了红凯的手臂,“一起去厨房。”

夕阳的余晖映在两人的身后,将影子拉得很长,伽古拉微微的偏过头,再一次看向那橙红色的夕阳,只露出一个微笑。房间门被关上的那一刻,所有的影子都被锁在了屋子里,连同那些曾经一个人度过漫长夜晚的寂寞也一起。 余晖的温暖会将一切寒冷融化。

伽古拉托着下巴坐在餐桌前,她摇晃着脚:“下一个黎明前要再一起喝一杯咖啡吗?”
“咖啡随时都可以,但是现在不行。”红凯将煎蛋放在伽古拉的面前,“比起黎明前的咖啡,你现在更需要一杯睡前的热牛奶。”
“没情调。”
“我的小姐,”红凯隔着桌子站起来亲吻了伽古拉的额头,“以后每一天的咖啡我都陪你喝。”
伽古拉捂住自己的额头:“你烦死了!快点吃饭!”

还亮着灯的房间,在夜幕下显得有些突出,映衬在黑夜里,如同一颗启明星。住在那里的主人终于确定了,他们从不是寂寞的人。

23 Aug 2018
 
评论(6)
 
热度(14)
© 一吱柴 | Powered by LOFTER